2013年8月2日星期五

第三章(二)

頭兩節課的時間過得特別快,眨眼之間已經來到小息前最後十五分鐘。
老師依然刻板地對著自己的課本叨叨絮絮,有時候我不禁會想,他究竟希望教懂我們知識,還是說完一次那就罷了?
不過我卻沒有心機再去糾結那些無厘頭的念頭——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去煩惱。
其實體感這兩小時異常短是理所當然的,因為我的心思早就飛到九霄雲外,完全沒有注意到周遭的人物和事物的變化,自然也沒有留意時光的逝去。
無奈的是,那要我煩惱的、要費神考慮的,到這一刻仍然未有任何解決方法。
——怎、怎樣辦哪……如果沒有機會,那、那豈不是浪費了我一番的……但那個……明明早上……
回想起今早在玄關那裏的「險況」,我不禁捏了一把冷汗。
要不是……要不是當時花見出手阻止,我就會……
試想「他」下課的時候來到玄關,打開鞋櫃,看到一盒沒有留下名字的巧克力——啊,原來還有不能留下名字這個問題,我當時都沒怎麼想到——他一定摸不著頭腦,我也傳達不了我的心意,到最後也注定要失敗哪……
說到底,來來去去,也是圍繞著今天最重要、最重要的目標。
《這不是為了戀愛而荒廢了學業的典型例子嗎?》
《不不不,不是這樣的。》
「理智子」此時又在這種時候,突然在我心裏響起質問。
自從幾天前的某件事後,我就間斷地聽見內心十分不溫柔,十分不體貼,喜歡向我吐槽,卻又經常一針見血的「那把聲音」。
雖然猜想那只是自己的妄想,是作為制止自己行差踏錯的一份理智,也不是以為是在和什麼空氣朋友談話之類的……
可是……
為什麼事到如今「她」才出現?
雖然不知道「她」的來龍去脈,但既然只有我自己才能聽見,我也不介意和「她」對話的。
於是,我暫且稱「她」為「理智子」。
《煩惱什麼的,倒不如尊心上課,不要被老師抓住什麼把柄,放學時立刻趕過去送給「他」才是最佳的解決方法呀!》
理智子延續剛才話題,並乘勢向我提出意見。
《哪有妳想的這麽容易!我害怕到時候不能趕上啊……要知道在課室裏擺脫朋友們然後獨自離開是一件多麽困難的事;她們肯定會把我捉住,然後像審問疑犯般套取情報,搞不好會發現「他」的存在……不行,越想越不對勁,尤其是夏織,她一定……》
不肯認輸——雖然不想承認,但確實她說得對——現在的我只是胡亂找一些藉口而已——
《又不是妳親自送給「他」,別說得這麽輕鬆!》
《妳在說什麼呀,我和妳壓根兒就沒有分別。》
——呃……
對自己良心說這些話的我真是個笨蛋,認真想的話理智子還不只是我自己來的?儘管心中暗罵自己的愚蠢,嘴裏卻逕自反擊:
《但是——》
《唉呀,這麽麻煩,乾脆不要送好了。》
「不行!!!」
我猛地站起來。
「……」
下一瞬間,我感受到來自數十人的視線。
「呃,千綾,妳……」
緊接著,老師的平板的聲線慢慢傳入緊閉著雙眼的我的耳朵裏。
「啊,那個——」
身邊的人開始竊竊私議起來,但我決定不予理會——
「——我只是想回答而已,如果有什麼打擾實在不好意思。」
「什麼……這種反差……」「這就是傳說中的『反差萌』嗎!?」「唉呀,我要更加喜歡她了……」…………
——哼哼,就算發生了什麼突發事件,之後好好收尾就沒有任何問題!多年來的「訓練」,在這種時候總會派上用——
驀地,我感受到一絲與眾不同的目光。
這是第六感嗎?我這般想著的同時偷偷瞄瞄「那個方向」——
——是花見。
老師到這時候才反應過來,以 「哦……啊……」 表示了解之意。
竟然讓我蒙混過關,Lucky!——本來應該抱著這樣的心情,可是此刻我腦裏已經被那個表情所佔據了。
那是……那是苦笑…………
眼裏滲出……同情的意思…………
我想……
「不過現在我還未發問,請妳先坐下吧。」
「是的,對不起為老師您添麻煩了。」
心不在焉說著大方乖巧的語句,我心裏卻不是味兒的坐下。
議論紛紛的氣氛雖然還在課室的大氣中飄逸,但丁點都不能傳達到腦子內分析。
——她究竟在想什麼?難道只是在取笑我?
《但是,那又怎樣解釋「同情」的意味?》
——難道,她是不同意我的做法,卻又無可奈何?
《但是,在那種時候,又可以有什麼辦法?》
對了,那麽花見在這種情況下又會怎樣做?大概是裝傻過去吧,反正平時她就是這樣,又不會介意別人怎樣說的……

【平時就是這樣,】
【不會介意別人怎樣說。】
【如果不是花見……我……】
【 驀地,我感受到一絲與眾不同的目光。 】

咦……
好像……那個……
《呼~》
理智子又不帶任何先兆,忽爾嘆了一口氣。
《真沒妳乎。這樣吧——》
她頓了一頓,又道:
《我們就在小息的時候搞定這項任務吧!》
《小小小小小小息!?》
《對喔。》
「鈴————」
今天,我第二次被可惡的鐘聲打破了重要的對話。

老師離開後,課室回復一如既往的喧鬧景象。
不過今天有兩點和平時不同。
第一點不同的,是從大大小小、不同團體所傳出的聊天聲中,我發現我「當之無愧」地成為話題中的主角。
第二點不同的是,課室裏少了一部份的女生。
當然有一部份可能只是到鄰班找朋友談天(如佐佐美),一部份只是到了自動販賣機買飲料(如德子),更有一部份只是無無聊聊在校舍內閒逛,尋找對手挑戰排位賽(雖然不知她怎樣想,但夏織的確就是這樣子)……
但是,總感覺人數還是比平常少。
不過,那部份人外出的原因不用猜也能知道。女孩們肯定是為了尋找心儀許久的對象,送出親手所製的巧克力,一圓情人節的心願吧……
《那麼妳也要努力才行。》
《那麼妳說該怎樣做?》
我已經習以為常地回應忽地跳出來的理智子了——還是我該去看看精神科醫生或者心理學家?
 ……
沒有回應。
沒有任何回應。
《喂喂!》
我隨意地喚了一聲。
……
依舊沒有回應。
——嘛算了,反正也得靠我自己好好努力吧。
決意暫不理會理智子的事,我伏貼桌面,悄悄地離開座位,急步但又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的奔向位於正前方的木門——
安全!我心中暗叫。
——趁還未被人發現,我得趕快離開課室!
背部緊貼著木門,手緊握住門柄——只要打開,只要打開它……!——

砰!拍!

……
我彷彿身處在靜謐的深夜裏。
我彷彿睡在一片廣大的草原中。
我彷彿看見漫天星斗。
《這就是宇宙……嗎?》
《不是不是,妳只是被人從門的背後後打開而撞倒了。》
真是十分感謝理智子在這個時候「十——分」理性的說明啊。
「嗚哇,是奈奈!沒事吧?」
「早吩咐過在非上課的時候木門應該長期開著,現在是誰作的好事弄到有人受傷了!」
儘管眼前還是充滿宇宙穹蒼萬物的美妙,但只靠聲音還是能夠辨認得到,後說話的那人便是班級委員小白。
一如其名,小白擁有一把白色長至及腰的頭髮,樣子長得可愛,負正義感,又是班級委員,在班裏還是蠻有人氣的;至於本名,好像是由於家庭的理由,至今就連是班主任也不清楚。
至於先一人的話……
「咦,話說回來,奈奈妳打算出去嗎?」
——為什麼說曹操曹操就出現了!
「是的。」
我沒好氣地,依著小白的攙扶站起來。
面前的少女看見我正瞪著她,便側起頭來,絲毫沒有懺悔的意思。
我稍微不悅,腦袋不斷快速運轉,思考該如何處理面前的問題。
——這下……該怎麼辦?告訴她要去買東西?還是到鄰班?無論是哪一項,她都有可能跟著來呀……

1 則留言:

Angel Hellkite 說...

http://www.greenreadings.com/forum/forum.php?mod=redirect&goto=findpost&ptid=144584&pid=2341403

RE:可以

by Angelfire